微博@食物子吃树
约稿请私信
周边直播通知群:864199554
#禁二传禁商用禁私印

我流下了老母亲的泪水

我要去重画

長幺:

赵云澜把沈巍抵在门上,少年之间的肌肤相亲早就变得习以为常。去量那人身高的时候赵云澜忍不住动着歪脑筋,把头发尽力不算在这个范畴内,努力踮起的还有几分可爱滑稽。

可是很可惜的,就算把沈巍的当做高跷也不算在内的话,他还是足足高了赵云澜一头。

“沈巍,大家都是一起长大的,怎么你就这么高啊。”

青春期的小男孩对此还是有点不甘心的,明明沈巍吃的最少,也不常常如他一样运动,甚至整日只是坐在自习室里读那些枯燥无味的画本,却偏偏可以在这个地方胜他一筹。

“那是秘密。”

沈巍轻笑着揶揄,却又偷偷又往小孩书包里塞了一盒牛奶。

趁深夜唠唠叨叨一下

今天不知为何非常鸡血,可能是周边都下印的关系吧……

然后冒出了新的想法,做周边太好玩啦

想出巍澜记事的小绘本

想做双层的大立牌

想搞个贴纸

太过鸡血除了小绘本没把所有分镜画完之外别的构思都搞完了(小绘本文案都写好了)……

想试试看,试试看自己能走多远

这批周边我就减少在网上唠叨的次数了

感兴趣的可以加群唠嗑:864199554

1 / 47
© 木小树 | Powered by LOFTER